精彩都市言情 道人賦 ptt-第一百八十四節 分身解惑閲讀

道人賦
小說推薦道人賦道人赋
陈景云闭关疗伤的洞府这边异常平静,任凭天梧山中一众妖族大能如何的道念玄奇,但也没有一个可以窥破五方灵印布下的掩天禁光。
倒是朱雀峰上这几日连开大宴,群妖一同庆贺妖怀公伤愈出关,就连七修、节恒等妖神绝一系的老妖也都应邀前往。
妖怀公既然当先出关,那就说明他在与闲云子当日的一战中实是占了上风,若是细究起来,说是妖族压过了人族的风头也不为过,因此便是妖神绝也不得不强压着心头的火气前去恭祝一番。
妖神启却不为所动,此女每日里除了听风赏月、悠游林泉之外,便是到其祖母洛玄青闭关的山谷外面静坐守候,一身清明湛然的道韵随身,就连妖神绝看了都忍不住赞叹出声。
……
炎阳殿中,一众老妖正在举杯畅饮,白丛风与另外四名叱虎族长老说是在朱雀峰上做客,实则是在替妖怀公护法,诸位妖族大能又不是傻子,自然能够看破此节,只是不曾点破罢了。
妖怀公与白丛风同坐一席,两个老妖也不避讳,含笑对饮之际正以道念叙话,只看他们两个那副畅快的表情,就知相谈甚欢。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丛风道友放心,闲云子此刻已是自身难保,肉身强横又如何?生受了我的一记‘炽阳神针’,修为大损都是轻的!可笑我那侄儿还想借着神木之力为其化解火毒,真是痴心妄想!”
听妖怀公说的如此笃定,白丛风也不由心下好奇起来,旁敲侧击地以道念问道:“怀公道友不可掉以轻心,都说那闲云子最善丹法,说不定就能凭借那截神木根须炼出什么对症的良药。”
“哈哈哈!丛风道友多虑了,‘炽阳神针’一旦进入修士体内,便会如同附骨之疽一般,不但会将内中所蕴的至纯阳火释放出来,还能吞噬中针者的本源生机来壮大自身!
唉!只可惜此针得之不易,老朽以血脉秘法凝炼千年,也才只得了数枚而已。”
白丛风闻言心下一凛,旋即恭维道:“朱雀一族虽然只是天梧山的旁支,但是血脉传承却绝不在妖凤族之下,道友有此神针在手何愁不能壮大本族!不过我这里还有两个疑问,想请道友解惑。”
“丛风道友请说。”
白丛风的目光刻意扫向了神梧峰方向,传音道:“道友既然有此神针,却因何只是伤了闲云子一臂?当时若将‘炽阳神针’打入其眉心或是胸腹,想必亦非难事。”
妖怀公似是早就猜到了白丛风会有此问,喟然叹道:“要么不做要么做绝,这样粗浅的道理老朽岂会不知?当时所虑者并非闲云子重伤之下的亡命一击,有诸位老友在侧,老夫也不担心纪烟岚会上前突袭。
只是丛风道友不要忘了,我那侄儿的性命可说大半攥在了闲云子的手里,闲云子若是身陨当场,那自私的小子在绝望之下说不定真的就会引动“九天神梧大阵”,与我等来个玉石俱焚!”
想到陈景云那日受伤之际妖神绝的一身气机似与整个天梧山脉合为一体,又想到妖神绝当时眼中深藏的那抹疯狂之意,白丛风不由微微点头,认为妖怀公有此顾虑并非没有道理。
思虑片刻之后,白丛风继续问道:“以道友的睿智,想必定能猜到我的第二个疑问,据传玄青老祖即将破入造化境,她乃妖神绝兄妹的嫡亲祖母,一旦功成出关,又岂会容许你来登临族长之位?”
妖怀公闻言一捋长须,眼神古怪地看了白丛风一眼,不答反问道:“丛风道友莫不是以为老夫是个傻子?”
白丛风被他问的一愣,旋即似乎想到了什么,复又问道:“怀公道友莫要兜圈子了,你既然如此说,想必是有极大的把握,莫非其中还有什么隐情不成?”
“哈哈哈!此事现在实不可说,不过还请丛风道友放心,若是没有个七八成的把握,老朽即便老死在朱雀峰上,也决计不敢行此险事!
左右玄青老祖出关在即,丛风道友只需从旁观望,只在合适的时候助我一臂之力即可。”
虽然不知道洛玄青与妖凤族之间还有什么隐情,但是既然妖怀公说的如此笃定,白丛风便也放下心来,他与妖怀公相交多年,这点儿信任还是有的。
“至不济,我叱虎一族也可置身事外,冷眼旁观之下说不得也能从中捞些好处。”
……
小孤山上,玄衣陈景云似是说的有些口干舌燥,想要饮酒时,又想起自己只是道器分身,于是狠狠地抽了两口灵烟,之后继续言道:
“就是这样,为师的本体现今犹在为你师娘讲法,从洛玄青闭关之处散出的气机上来判断,那妖妇的功成之日也就在这数月之间。
只是她有天道气运护身,因此就连为师也是无计可施,行了,该说的都说了,还有什么想问的?”
知道聂婉娘从小就有刨根问底的毛病,因此玄衣陈景云也不保留,将东荒之事尽数说与她听,临了还在大弟子的额头上轻拍了一下,以示惩罚。
听完了师父的讲述,聂婉娘已经对东荒的情势有了大致的判断,但是心中仍有不解之处,笑吟吟地为玄衣陈景云再添一锅烟丝,而后问道:
“您所说的弟子自然听明白了,却不知师父因何连那两个老妖的道念传音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玄衣陈景云见问又要动手,想想还是觉得应该给自己的顶门弟子留些颜面,于是没好气地道:
“你以为为师因何会生生受了‘炽阳神针’的一击?还不是因为此针与妖怀公的神魂隐有牵绊,可以顺藤摸瓜侵其识海!你这臭丫头整日里只知算计,真是不学无术!”
聂婉娘被骂了个大红脸,想要分说几句时,见玄衣师父正在笑眯眯地看着自己,于是马上住嘴,虽然她也只是分身降临,但却依旧免不了打了一个冷颤!
“师父啊,魔族那边想必不敢翻起什么浪花了,不若咱们再抻一段时间之后就允了钰阙重开商路的要求,说到底也是您与师娘斩了西荒的一位大能,咱家又没吃亏。”
“此事你自行斟酌即可,不必问我,不过凤鸣与小四、小五他们为了此事筹谋许久,一旦动手恐要惊天动地,你需从中敲打一番,一个个的,怎么就不长脑子呢!”
见师父做出一副头疼状,聂婉娘不由在心中腹诽道:“事情本就是您与师娘心血来潮之下莫名其妙惹出来的,怎么就又落在我头上了呢?
心中虽然如此想,聂宗主口中却只能连连称是,待要继续问询东荒形势时,却忽见一道青色遁光直奔小孤山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