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笔趣-第481章:搞事情的李泰分享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战场上见……
赵有林说完这句话后,就直接带人回了营寨。
显然这家伙是被气的不轻,自打他见到李承乾开始。
李承乾这边的系统提示音就没停过。
殊不知,李承乾要的就是赵有林这句话。
如今,李世民那边已经下达圣旨,命令停战准备谈和了。
李承乾他们自然是不能动的,否则就是抗旨不尊啊。
就算是打赢了回去,恐怕都得被人抓住话柄参上一本。
李承乾是不怕那些,但不代表李靖与李勣不怕呀。
何况在这之外,还有李听雪和高至行他们呢……
既然如此,那李承乾也就只能想办法。
如果让赵有林率先挑起战争,那他带人反击总没错了吧?
谁还能就此说出什么来?
望着赵有林离开,李承乾眯缝起双眸道:“看样子,这回赵有林是铁定了要率先对我军发动进攻了呀……”
“那不是好事儿么?”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愛下-第481章:搞事情的李泰鑒賞
高至行微微昂首道:“只要他敢来,我便敢灭之。”
“咦……”
李承乾十分嫌弃的看了眼高至行。
“我跟你讲,你可别想着公报私仇哈。”
“同样的,你也别小瞧了赵有林,这家伙可是有两把刷子的。”
“想当初,我没将他放在眼里的代价,就是被这家伙给追到了黄河里。”
想起自己先前那段不堪的历史,李承乾也不由有些惆怅。
说来,那一次是李承乾迄今为止距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当时也是他自己轻敌,压根没想到赵有林竟会有那样的本事,以至于让他差点把自己的命给搭进去。
“那是你自己蠢,能怪得了别人?”
旁人或许会跟李承乾客气,但高至行却不会。
毕竟,他可是与李听雪一样,在李承乾很小的时候就与他相识,并且照顾他的人。
他对于李承乾的讥讽与挖苦也几乎都是张口就来。
他直望着赵有林离开的方向道:“不过今日见到了这家伙,的确也算是给了我一些惊喜,只希望他能在战场上向我展现出他的才华来吧。”
说真的,高至行现在很想打这一仗。
不止是因为李承乾说他不如赵有林。
同样还因为李听雪。
长安城发生的那些事儿,他都是听说了的。
自己爱慕的女人,被人骂的一文不值,换谁谁能忍?
反正高至行是忍不了。
所以,高至行与赵有林之间的战争不论发生的早晚,都以不可避免……
……
长安城。
鹤羽殿内。
李泰已经不知道是第多少次被李世民禁足了。
他身边的那些人,更以不知道被换了多少次。
现在,他的心腹也只剩下了一个从小就陪伴他长大的小太监。
剩下那些,要么就是李世民从各处调来的小太监,要么干脆就是李世民派来的眼线。
虽然人在宫中,但李泰的生存处境却与坐牢没什么区别。
若是换做旁人遭受这样的处境,怕是早就要被逼疯了。
可李泰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每日该做什么还做什么。
上午读书,下午写字,晚上若是得空,还去鹤羽殿内的小广场上看看风景。
而这一日,李泰正在书房练字时,外面忽而响起了一阵咕咕声。
听闻这声音,李泰微微皱眉,写字的手也不由一顿。
在他身旁伺候的小太监见状,赶忙训着声音走去。
当他打开窗户时,赫然看见窗外站着一只雪白的鸽子。
那鸽子不怕人,饶是被人抓住了,也没什么反应。
小太监熟练的从鸽子腿上的信筒里抽出里面的纸条,随后将鸽子放飞。
他捧着纸条来到李泰身前,躬身道:“殿下……”
李泰头也不抬的说道:“念给我听。”
闻言,小太监也不迟疑,直将纸条上的内容念给了李泰听。
上面写的字很少,只有短短的一句话。
“乾不接和书,赵业已上当……”
听闻这十个字。
李泰的眸子微微眯缝起来。
但他的动作不停,依旧行云流水的在眼前的纸张上书写着一个个杀字。
待到最后一个字,落成最后一笔后,李泰才放下了手中笔。
李泰一边用湿帕子擦手,一边说道:“看样子,我这个兄长是还想与赵有林继续打下去呀。”
想到赵有林,他也不由露出了一抹冷笑:“这个蠢货,在这时候了,竟还想这那些私怨,真是个扶不起来的东西。”
闻言,小太监微微抬头,眼神中闪过了一抹惊骇。
他几乎是下意识的低下了头,而在他的脸上,也已然写满了惶恐。
说实话,他是与李泰一起长大的太监不假。
但当初与李泰一起长大的太监可不止他一个。
只是如今,只剩下了他一个而已。
早前,他不过是个边缘人物,直至最近李泰身边没人,才将他调到这里来伺候他的。
但李泰却在他的面前,说出了这明显带有深意的话来,他又怎能不惶恐呢?
见他那模样,李泰只是轻轻一笑道:“行了,你别跪着了,起来吧。”
小太监诚惶诚恐道:“奴婢不敢,主子都站着,奴婢怎敢跟主子并肩……”
“你也不必如此,毕竟这地方没外人。”
李泰背着手,望着他,别有深意的说道:“小德子,你是从小与我一起长大的。”
“虽然是主仆,但实际上早已是朋友了。”
“而且现在我都落魄成如此模样,能让我说句知心话的人,也已经只剩下你一个了。”
“我现在只想问你一句,我想跟你说说知心话,你想不想听?”
此话一出,直接将小德子的冷汗都给吓出来了。
他匍匐在地上,浑身颤抖道:“殿下说话,奴婢自然是都在听着的。”
“那就好。”
李泰直接开口道:“今日我便告诉你,东西两线的战争看似偶然,实则与我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是我送信去西突厥,也是我送信去高句丽,同样也是在我的撺掇下,东北新三番才能联合一处。”
“只是我没想到,那些个家伙那么不中用,动用几十万人都杀不了一个李承乾,甚至无法摧毁他建立的农场。”
李泰仰头叹息道:“你说,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这……”
“奴……奴婢不知……”
听着这番话,就差点吧小德子给吓死了。
他那里还能说出自己的看法来呀。
见他那颤颤巍巍的模样,李泰再次叹息。
“也对,这些事儿,本不该跟你说的。”
李泰低头望着小德子,目光阴冷道:“但现在你既然知道了,却也该给我一个答案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