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y98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十方武聖 txt-70 離 下閲讀-kpxic

十方武聖
小說推薦十方武聖
“我都回了,让他们别进来,可他们不听。”魏合淡淡道。“这荒郊野外,你不会真的认为他们是来避雨的吧?哪有这么巧?我们刚来他们就来?”
“而且。”他笑了笑,“我出去时正好有两人拿着刀,打算从窗户进来偷袭,看来是老手了。”
关楪怔怔的看着他,忽然感觉自己似乎是第一次认识真正的他。
眼前这个明明不怎么好看的年轻人,此时此刻,在她眼里,却比自己大哥还要有型。
“先生火,然后吃点东西,雨停就赶路。”魏合不再多说,蹲下身开始点火。
至于点火的木材,他左右一扫,直接把木质的神像一巴掌砸断下来,徒手劈成一条条,架成火堆,再用火绒点燃。
最強村長 二狗子
这道观的神像也是有意思,供奉的不是三清,而是太始。
太始元君,是这里道教的最高神。也是很多大小道观不论如何都会供奉上的一尊神像。
四人围坐在一起,关楪不住的询问魏合的情况,问他为什么隐瞒自己实力,问他为什么总是需要毒药,问他今年是不是真的十八岁,而不是二十八….问他为什么总是不喜欢说话,还问他到底有没有喜欢的女子…
“可惜….刚刚那一下,我差点就喜欢你了。”关楪啃着流油的烤肉饼,有些囫囵不清道。
“放心,其实你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魏合鼓捣着火堆,漫不经心道。
“对了,关兄你有怎么分辨异兽肉是否有毒的方法么?”他想起这个,忽然问。
“这个简单。”关楪笑了笑,开始仔细给魏合讲解,用哪几种方法,可以迅速鉴别出异兽肉是否含有毒性。
重生成樹 蒼霄
因为异兽肉有着异于普通的活性,所以一般毒物极难渗透进去后,还能维持原样。
所以只要仔细观察肉的样子形态,就能分辨出是否在里面下了毒。
魏合仔细听着,一边不时掏出炭笔和皮纸记录笔记。
雨足足下了一夜。在护送关家三人离开的时间里,魏合完完整整的记录下了关楪传授的,如何识别异兽肉中毒素的多种鉴别方法。
关楪不愧是毒药学专业人士,对这方面研究极深,似乎自己也有很深的系统性经验。
魏合送别三人,相约日后在州府再见。那里便是关家本家所在方位。
送别后,魏合迅速返回,一切就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般。
其实,纯粹从利益角度,他不该来。
可关楪待他真诚,以真金换真心。就是那价值巨万的一堆东西。
所以魏合就想着,过来偷偷看看,拼命不可能,但出手在关键时候帮扶一把,就当是还了关楪的人情。这样还是可以的。
李教授的首爾悠閑生活
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而他的好人行为,最终获得了不菲的回报,关楪毫无保留的把自己对毒药在异兽肉上的鉴别经验,送给了他。
这种知识在这个时代,是毫无疑问的顶尖谋生手段,若是魏合拿来用以谋生收费,铁定很快发家致富。
重新回到飞业城,魏合若无其事的回到家中,他出行前就给二姐说过预防针,说是自己可能外出打猎,顺便在外休息一晚。
这种事他以前也出现过,魏莹倒是没怎么担心,看到他回来了,也就没事了。
压根不知道他是出去打架。
回到回山拳院,魏合再度恢复原本的生活,只是又少了一个认识的人,他也心头开始盘算,什么时候离开飞业城了。
一个个都提前离开,很明显是闻到了什么风声,可他现在的问题是,不知道该去哪。
州府?苏城?还是其余附近不熟悉的城池?
太子爺的愛妻 糊糊
这世道,到底哪里才是安宁之地?或许真的只有去州府。
转眼又是两月后,郑师越发的时隐时现,只是偶尔才会在回山拳院里现身,平时内院也看不到他的踪影。
而魏合这边,破境珠积攒虽慢,但架不住他到处抢来的异兽肉多,香取教少阳门的贡献,让魏合过上了十分富足的生活。
每天六顿异兽肉,从不间断,如此过了两个月。
他的破境珠终于再度将最后的五分之二进度,填满了。
而异兽肉,也还剩一点点就吃完。
噗。
院落内,魏合一掌打在雨幕中,回手握拳,连点数下,宛如飞鸟啄食。
他右腿一踩,轻身跃起,翻滚中飞身打出十数掌掌影,猛然朝院子里最后一块两米多高巨石落下。
嘭!!
一声闷响后。
巨石猛然四分五裂,原地炸开。
魏合一个翻身,轻轻落地,气沉丹田,稳住身形。
呼…
他长吐一口气。
“将飞龙功,五岭掌,结合起来使用,没想到威力这么大。飞龙功的冲击力,加上五岭掌的阴毒无声掌力。爆发出的威力比之前要强出不少。”
魏合自从发觉自己打同级高手,次次都是下风后,便开始思索弥补差距。
一边积攒气血,一边他也在思考,如何让自己不依靠阴招暗算,就能正面击败对手。
要知道所谓阴招暗算,也只是一次性的,一旦不中,第二次再想中招,就千难万难了。
就算他暗算实力再强,也只能让他成为一个成功的刺杀者,而不是正面武者。
刺杀者,在这样的时代环境,还是太过单薄。
站在碎裂的大石面前,魏合眯起双目,仔细回忆刚才飞龙功运力时,气血与五岭掌结合为一体,形成的连贯爆发。
一气呵成一气呵成,说的便是人在发力用劲时,必须一口气憋住,从头到尾,快捷,畅通,爆发到底,才能真正用出最大力量。
所以飞龙功中讲究的一气呵成,便是憋足一口气,纵身跳跃,这口气越长,越强,爆发的威力也越强。
魏合将飞龙功和五岭掌连成一体,融为一气之内爆发的招数。
如此既有了飞龙功的速度,也有了五岭掌的爆发威力。
两者结合,同时效果也都更上一层楼。
“飞龙功,不愧是腿功,对什么都有增幅,难怪郑师会这么重视腿功。”
魏合收敛心思,收拾了下院子里散落的碎石,然后回到里屋,舀了一瓢烧好的冷水,仰头一饮而尽。
鬼夫嫁到
之前一场大雨,下了足足三天,让干旱已久的城外农田得以浇灌。
快要干涸了的飞业河,也一下水位线暴涨,算是缓解了这些时间的干枯渴水期。
網遊boss背後的男人 桔色空間
喝完水,他回到院子里,拿出关楪赠予的一份皮纸册,仔细翻阅记忆。
这上边全是如何鉴别各种毒物的方法,也是关楪多年研究的精要所在。
这些天里,他都养成了习惯,每日必定要翻阅这本薄薄的小册子。
一页一页,魏合不时还会仔细从院子角落堆着的药材里,翻出一些东西用来尝试。
上次暗算那断由枪陈均时,魏合用的,便是他从山匪,少阳门,以及关家,三处得到的毒粉混合物。
其剧毒程度,无药可解。
魏合那时是生怕对方不中招,所以无所不用其极。
实际上,那药粉就算不吸入也会中毒,只是中毒迹象不如吸入后强。
魏合提前服用了三种解毒药,也后续差点被毒晕。
还好的是,一场大雨把他身上外套沾染的毒粉都冲掉,否则他还真不敢就那么去寻关家三人。
到时候,万一三人没被打死,反倒是被他毒死,那才叫冤。
看了一会儿书,外面传来魏莹和欧阳庄的声音。
最近局势越发危险,魏合便请欧阳庄帮忙护送一下魏莹来回。
日常买菜买米什么的,都是回山拳院集中购买,师兄弟们护送回来后,一一送到各人家。
这样也算是安全。
魏莹和欧阳庄告别后,开门进来,看到坐在院子角落的魏合。
“小河,我买了你最喜欢的黑羊肉!这些天市场人都越来越少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买菜的人少,卖菜的人也少。连通城帮的人也少了。”
魏莹走进门嘀咕着今天看到的事。
悍醫 高森
魏合上前帮她接过手里的菜肉,菜是以前没见过的不知名野菜,肉是用盐制过的咸肉。一看就不新鲜。
但这个时候能买到肉,买得起肉,已经是奢侈了。
“我还看到有人在卖白狐草,那东西以前可都是用来喂猪的。”魏莹有些感叹。
“能有得吃就算不错了。”魏合回道。
“是啊….听卖米的掌柜说,现在的米和杂粮面都是从内城粮仓放出来的,主要供应内城,外城的货也是内城的人拿出来卖,也不知道能撑多久。”
魏合无言,内城有大量储粮也不是稀罕事。飞业城能撑这么久,还不是因为内城几大粮仓支撑着,同时还有从苏城买粮。
“听说内城发出通告,打算过阵子清理全城,将内城外城所有导致瘟疫的东西全部清出去。据说是内城也开始流传瘟疫了。”魏莹低声说着。
魏合帮她收拾了下菜肉,陪她说了一阵话,才回到院子里。
喪屍帝君 君罪
他其实也想搬迁了,但一是找不到去的地方,二是还要去调查父母大姐失踪一案。
调查父母之事,因为实力不够充分,所以暂停下来。
他打算突破了回山拳后,再度进行,可如今这局势,似乎已经越发糜烂。
联想起香取教和内城的冲突,魏合不难怀疑,这次所谓的大清洗,根本就是针对香取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