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浪奇突獲22億稅前收益 會計處理前後“打臉”

廣州浪奇突獲22億稅前收益 會計處理前後“打臉”

(原標題:廣州浪奇突獲22億稅前收益,會計處理前後“打臉”)

陳林堅王哲林輸得捂臉羞愧 福建10數據聯賽倒數第1

11月16日,廣州浪奇(000523.SZ)股價在早盤交易12分鐘內封死漲停板,全天未再打開漲停板,股價收於4.03元/股。

就在剛剛過去的這個週末,廣州浪奇宣佈公司因土地補償款變更會計處理,一下子多出稅前收益22.47億元,該等收益全部計入2020年,即本期的經營業績和財務報表。消息一出,股價迅即漲停。

1個多月前,廣州浪奇公告,存放在兩家公司的5.72億存貨突然“消失不見”。9月28日、29日兩日,公司股價一字跌停。而陰跌1個半月後,廣州浪奇又出奇事,賬面突然多出22億稅前利潤,股價罕見漲停。廣州浪奇的財務數據,爲何如此這般“過山車”呢?

“城市大管家”精工細作,僑銀環保助力30個城市成功創文及複檢

會計處理前後“打臉”

廣州浪奇此次公告稱,將對2020年收到的土地收儲補償款21.56億元,以及土地收儲獎勵款4.31億元,合計25.88億元,計入資產處置收入,扣除搬遷相關費用3.4億元后,22.47億元的土地收儲淨收益,計入資產處置收益,從而增加公司稅收利潤22.47億元,影響2020年當期利潤。

但2020年5月13日,廣州浪奇在回覆交易所問詢函時說明,公司收到土地收儲款項,不會影響利潤表。

5月13日的回覆函,廣州浪奇對這筆鉅額土地收儲款的會計處理,作出這樣的回答:根據《企業會計準則解釋第3號》規定,公司因公共利益進行搬遷,收到政府從財政預算直接撥付的搬遷補償款,作爲專項應付款進行處理。其中,屬於對公司在搬遷和重建過程中發生的固定資產和無形資產損失、有關費用性支出、停工損失及搬遷後擬新建資產進行補償的,自專項應付款轉入遞延收益,並按照《企業會計準則第16號—政府補助》進行會計處理。公司取得的搬遷補償款扣除轉入遞延收益的金額後如有結餘的,作爲資本公積進行處理。公司前期將收到的搬遷補償款計入專項應付款科目覈算。

有財務會計專業人士告訴第一財經記者,這段話表明,“廣州浪奇收到的土地收儲補償,將確認爲一項負債,發生搬遷、職工安置、以及資本性支出時,會將部分的負債抵銷,從而無論是搬遷還是安置,還是收到補償款,都不會影響當期的利潤,也不會影響經營現金流。也即,土地收儲收益,不會通過利潤表影響淨資產,而是通過資本公積,直接變成淨資產的一部分”。

但最新的會計處理表明,廣州浪奇自己“打臉”了。

22億利潤彌補11億資產減值虧空

廣州浪奇解釋稱,上述收儲補償款及獎勵款,實質是政府按照相應資產的市場價格向公司購買資產,公司從政府取得的經濟資源是公司讓渡其資產的對價,雙方的交易是互惠性交易,不符合政府補助無償性的特點,需作爲處置該項土地及相關資產的處置收入。

天職國際會計師事務所一位不願具名的高級會計師告訴記者,雖然前後兩種會計處理,都會增加公司的淨資產,但兩者的區別是,一個是通過進利潤表增加淨資產,一個是不進利潤表,直接通過資本公積進淨資產。兩種會計處理的依據,前者是主動搬遷,是市場化的交易行爲;後是被動搬遷,屬於爲了公益性質搬遷。

“現象級”火基頻現 嘉實戰將姚志鵬新品11月18日亮相理財嘉

“但實際操作中,兩種做法如何選擇,可能打擦邊球,企業存在自由裁量和利潤操縱的空間。”該人士稱。

笑噴!這烏龍滿分!巴薩前門將”攔網” 主帥都看傻了…

9月中旬廣州浪奇發生5.7億存貨“不翼而飛“事件後,廣州浪奇對公司的存貨計提了8.67億資產減值,又對信用資產——應收賬款,計提了3.42億元的壞賬準備,導致公司合併報表口徑的淨利潤爲-12億元。

前述財務專業人士認爲,廣州浪奇更改原定的土地收儲會計處理方法,很可能是爲了彌補2020年的存貨和應收賬款鉅額虧空,結果可能是,2020年本應“鉅虧“的財務報表,將變成”巨盈“。

理想汽車首份財報發佈:營收增長、毛利率達19.8%

但上述專業人士同時提醒,雖然更改會計處理方法,讓廣州浪奇可以獲得22億稅前利潤,但因爲鉅額計提資產減值,導致2020年三季報公司歸母淨資產從中報的19億元,下降爲7.2億元。而且,雖加上22億稅前利潤,有可能使公司每股淨資產超過每股股價(目前廣州浪奇總市值25億元),但考慮到公司內控的巨大漏洞,公司目前賬面的主要資產35億應收賬款、18億預付款項,以及9億存貨資產的真實性,仍然存疑。

人工智能助力教育均衡發展 讓偏遠地區的農村孩子享受到優質師資